当前位置:首页>>新闻中心>>媒体报道
《解放日报》:市一医院历时3年探索:从培养评价到职称评聘大胆改革激发活力
打破“天花板”让好医生脱颖而出
2017-08-23

 

 

一个周五的18时,在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泌尿外科,从手术室回到办公室的韩邦旻兴奋地和同事讨论着刚才的手术。“除了每周二的业务交流,平时下班回到家只要有时间就会看一会儿文献期刊。有了新奔头后,现在感觉无论做临床还是科研都有十足干劲。”作为泌尿外科临床医学中心副主任、前列腺科主任,这位“70后”神采奕奕,“以前抬头望见的 ‘天花板’,现在正逐渐被打破。”

“职业成长的最大困惑是什么?就是找不到目标,看不到自己的未来。”三年前,经常听到年轻医生如此抱怨的院长王兴鹏,决意对此进行一次破冰改革,“医学人才的成长与发展有其特定的规律,作为大型综合性三甲医院,我们有使命和义务探寻规律,打造符合时代特点的人才生态系统。”

除了识人、选人、用人,更要育人和留人。历时3年的探索如今已初见成效:在一院,分类培养、全面评价、评聘松绑等一系列大胆改革,正激活这所公立医院的一池春水。

 

育人:“做加法”的分类培养

2006年,韩邦旻博士毕业。去年,他已经成为市一医院泌尿外科新任的前列腺科主任。他坦言,以往压根就不敢想象自己这么快能做上亚专科科主任,还成功升上博导,“医院的优秀前辈这么多,以往年轻医生能做的只有耐心等。”

20149月,《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20142018年人才发展规划纲要》 出台,韩邦旻凭借这一机会脱颖而出,正式受聘为高级职称,“对于医务人员而言,职称不仅与薪酬挂钩,更重要的是,它是参与管理岗位竞聘、评上博导甚至角逐课题竞标所必备的硬指标。”

近年来,市一医院上下达成共识:要做医学人才增量,而不是抢存量,大型公立医院更要肩负起育人的长远重任。一本在公立医院内部司空见惯的计划书,被市一医院注入了诸多新意:长达8000余字的人才规划纲要的核心围绕着两个字:分类,即分类培养、分类考核、分类管理、分类晋升。比如,对不同晋升通道内的人才,医院依次制定共计4个大类、25个院内培养项目,激发相应岗位人员的积极性,如《优秀青年人才培养计划》《卓越医师培训计划》《科主任短期出国培训计划》等。人才计划出台后,出国研修人员数量出现了3倍的增长。2015年至今,医院已有200余人参加了中长期海外培训计划,在申城市级公立医院中数一数二。综合考虑对于儿科、急诊等紧缺学科的发展要求,医院还同步制定了《紧缺人才培养计划》等。规划的落地,促进了医院优秀中青年医学人才的快速增长。近1年内,医院在上海市领军人才计划、上海市浦江人才计划等接连获选。

 

识人:“多通道”的全面评价

在很多公立医院,会临床的医生不一定会科研,会科研的不一定会临床。常听到有人议论在评职称时前者会吃亏。

32年工作经验的眼科主任医师陈凤娥就是其中一位。她是院内公认的临床骨干,开展了大量视网膜脱离等疾病的疑难手术,月平均门诊量达三四百人次,且几乎常年保持零投诉。

“在医院人才发展规划中特别设置了不同类型的路径,我选了临床型。如果按‘唯科研、唯学术’的评价体系,像我这种并不以课题、论文等科研成果见长,又在眼科这种医院重中之重学科的‘老人’可能就找不到适合自己的通道了。”她感叹。

陈凤娥口中的“临床型”,指的是市一医院在人才培养、评价及考核机制中采用的复合型、临床型、科研型、教学型这4大分类,以替代传统的“一刀切”,针对性地矫正当前各大医院内部评价体系中偏重科研的困境。“把评价体系从‘一把尺子’变成‘多维通道’,医生可根据自身能力与兴趣选择上升空间。”人力资源处处长胡影萍介绍。陈凤娥选择的“临床型”,培养的是专科、亚专科医疗骨干和医学专家,另外的“复合型”培养学科带头人和学科领军人才,“科研型”培养学术带头人和学术领军人才,“教学型”则培养医学教育骨干。

如今,有了改革“获得感”的陈凤娥对自身提出了更高要求,“虽然选择了临床型,但平时我还是会不断总结我的临床经验,并向年轻医生们传授。”

 

选人:“地震式”的评聘松绑

职称评聘改革是市一医院人才发展构架中的最后一环,也是最为关键的。与许多大型综合性医院一样,一些老员工在职称及待遇“封顶”后便进入“隐形”态,更有甚者年手术量仅为个位数;而另一方面,每年持续涌入的新兴人才却因职数有限,撞上职称的“天花板”。评聘松绑,激活了一池春水。

3年前的一院职代会上,《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卫生专业技术职务聘任办法(试行)》以91.96%的高得票率通过。办法提出,医院将根据有关部门核准的可聘岗位数、医院编制数及专业技术职务结构比例确定岗位数,形成合理的职务结构。最核心的一条就是评聘松绑:评上了高级职称,也可能不聘。

两轮职称评聘后,有人职称发生变化,也有人在激励之下重回原位。某外科的沈医生早在2004年就取得了主任医师,2014年因手术量不达标,未获得专家评审通过,低聘为副主任医师。之后的2年内,他的手术量和工作量几乎比之前增加了50%,去年底的第二轮评聘中,他再次回到了正高位置。

个人工作热情被激发的同时,整个医院学习、协作氛围也焕然一新:国家自然基金项目申请辅导课过去大家都“忙、没有空”,如今场地座位不够; 带教学生过去感觉是“分外事”,如今手把手相授。正是在这样的积极氛围中,市一医院在临床与科研的成绩单显著,2016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课题57项,居全国医院排名第二十一位。今年上半年,医院四级手术(大手术)总量全市排名第一,反映病种难度的CMI值逐年上升,9个主要病种收治量全市排名前三。

这样“地震式”的改革,如何能让人心服口服?一院人力资源处向记者展示了庞大精细的人事评聘大数据信息系统。该系统囊括医疗、科研、教育及医德医风4大类,仅医疗一类中,就有17小项。为避免人为因素,所有数据来自电子病历系统、病案系统、手术麻醉系统、院感系统等,确保真实可靠、有据可查。

公立医院的公益性和竞争力并非鱼与熊掌不能兼得的关系。对于一家公立医院来说,改革也需不断调整坐标。下阶段一院将开发院内评聘绩效系统,以期将这套创新人才分类培养的“市一模式”可复制可推广。“我们想做的,归根结底是希望把握准人才成长发展的内生规律,用好制度培养一批经得起考验的好医生。”王兴鹏说。

文/《解放日报》记者黄杨子

 

评论

大题“细”做

王仁维

今年以来,公立医院的改革正进入深水区。

一家医院最核心的资源是医生。所以,在国家有关部门的公立医院系列改革方案中,在强调公益性的前提下,如何调动医护人员的积极性,一直放在重中之重。  不用讳言,在目前以事业单位管理为主的公立医院中,医护人员的人才管理还存在着粗放有余而精细不足的问题。如何通过体制机制的改革探索,让更多的好医生冒出来?这是一篇大文章。但是,真正做实这篇人才改革文章的单位并不多。  市一医院历经三年的改革探索,在这方面交出了一份可贵的答卷。他们的可贵,不仅在于勇于改革,也在于大题“细”做。这种精细,一方面体现在系统设计,在育人、评价和聘用三个环节都有一整套适合目前医护人员成才规律的“组合拳”。二是利用信息化手段,制定科学全面的执行细则,在他们的四大指标中,仅医疗一项就有17项指标。

不能说市一医院的这项改革已经十全十美。之所以介绍他们的一些经验,是希望更多的公立医院在这方面破题。一家医院的人才之水活了,才是真正的激活。

 

上一条:《健康报》:上海一院“三驾马车”驱动管理升级
下一条:《文汇报》:一站包围,让医院围着患者转,上海推广十项举措改善患者就医体验

上海第一人民医院 版权所有